爱下书小说网 >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> 第1998章 全票通过,不带池非迟去!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
    “很遗憾,”白鸟任三郎看着镜头,正色道,“隧道里的监控摄像头,没有拍到那个紧急停车带,我们推测犯人是通过紧急出入口后的斜坡回到地面,并从主干道逃走的,目前没有目击证人,柯南也没有看清犯人的相貌、年龄以及性别……”

    阿笠博士家。

    见电视上的新闻发布会很快结束,元太不满道,“什么啊,这就结束了,根本没有提我们少年侦探团嘛,太没劲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去打游戏吧!”光彦提议道。

    步美欣然接受,“好啊!”

    阿笠博士叹道,“看来寻找犯人困难重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封恐吓信,也可能是为了隐藏犯罪目的而放的烟雾弹吧。”柯南思索着道。

    昨天从那种不被相信的无奈情绪中走出来之后,他想了一晚上,还查了一些资料,发现警方可能被误导了。

    “烟雾弹?”阿笠博士不解。

    “朝仓市长以前在国土交通部任职,对吧?”柯南道,“听说他在任时,在新澙县迁了一个村子来建造大坝。”

    阿笠博士回忆着,“我记得是叫北泽大坝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朝仓先生准备了充足的补偿金和舒适的迁移地,并且亲自前往当地,在村子里住了一周,通过和村民的反复沟通,得到了村民的信任,获得了迁村的许可,”柯南说着自己调查到的信息,“之后花了三年建造村庄,而从大坝开工到竣工只花了五年时间,以非比寻常的速度完成了这项大工程,尽管如此,村民里还是有坚持到底的反对派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阿笠博士眼睛一亮,“如果对建造大坝感到愤怒才是犯罪动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,”灰原哀接过话,“犯人要么是村民,要么是村子的相关人员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也只是可能性之一而已,”柯南神色认真道,“周日在搬迁后的村子里,正好有建村五周年的纪念庆典,朝仓先生原计划出席典礼并留宿一晚,不过因为这次事件而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”阿笠博士了然,“你是想去那个村子里调查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柯南仰头问道,“博士,你能带我去一趟吗?”

    三个孩子从旁边冒出来,光彦瞥着两人,“你们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也带我们去嘛!”步美道。

    元太也喊道,“只带柯南一个人去,也太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柯南无语,“你们不是去打游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博士要去的话,我也去,”灰原哀语气悠然道,“天气冷了,他锻炼身体又开始偷懒,要是没有我盯着,他的肚脐眼很快就会凸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柯南看了看阿笠博士的大肚腩。

    已经凸出来了好吧……

    “好!”元太激动拍板,“那就大家一起去!”

    光彦转头跟步美、元太商量,“对了,还有池哥哥,他最近除了办理护照的事,好像没有其他事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灰原哀见其他人惊讶看向自己,耐心解释道,“新澙县的气候比东京恶劣,现在又是冬季最冷的时期,那边应该很冷,听过最近都在下雪,我们去那里或许要住上几天,我担心非迟哥的呼吸道又不舒服,到时候万一大雪封山,那里医疗条件又未必有多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、也对,”光彦不好意思地挠头,“我差点忘了,池哥哥之前掉进大海,医生说他可能呼吸道感染,到了冬季,空气太干冷会咳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之前还因为发烧而住进了医院,”元太感慨道,“我每次感冒都没有到住院的程度耶,看来感冒对于池哥哥来说,是个严重的问题!”

    柯南想了想,虽然他们猜测那次池非迟感冒到住院不正常,很可能是贝尔摩德做了手脚,但呼吸道感染后遗症是很有可能存在的,“一到冬天,池哥哥的身体好像就不怎么好,借住在匹斯……呃,我是说,他在冬天也有过不止一次的咳嗽,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灰原哀想到每次冬天户外活动都不带池非迟,有些愧疚,宽慰其他人也是宽慰自己,“就算要是新澙县玩,也等气候好一点吧,等雪化了,到时候去森林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互相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全票通过——不带池非迟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澙县,北泽村。

    连续几天的大雪,让村子周围的森林和整个村子裹上银装。

    道路上的积雪被铲到了两旁,村公所外墙已经挂出了‘庆祝建村五周年’的横幅。

    白色长幅横在屋沿下,没有被固定紧的一角不时被风吹得飘一下。

    池非迟抬头看了看横幅,突然觉得鼻子发痒,低头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没事吧?”正好走到村公所前的女人停了脚步,转头问池非迟,“是不是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抬眼,迅速观察了女人一眼。

    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人,留着黑色的披肩中长发,长相清秀,眉眼温顺,身上套了一件浅紫棉服外套,衣着整体风格朴实居家,手套、围巾一样不少,和衣服颜色搭得比较随性,似乎是出门时没多想就随便扯了一条围巾系上,身上没有带背包或者旅行包……

    应该是本地北泽村的村民。

    鞋子是方便行走的雪地靴,鞋面有雪融化的水痕。

    应该是从有积雪的广场、滑雪场或者村外,走了一段远路过来的。

    之前女人走近他这边的时候,呼吸声略粗重,也可以印证他的推测,在女人停步时,他正好垂眸打喷嚏,看到了女人双脚动向,在有些滑的路面停得不轻松,也可以说是脚步虚浮,不像是练过格斗的人……

    总结:没有威胁。

    在池非迟抬眼时,女人看清了池非迟的紫色瞳孔,也看清了那双眼里的淡漠,在原地怔了怔,一时不知该在心里感慨对方的瞳色特别,还是该感慨对方面对关心也冷冷淡淡的态度,而不等她琢磨着怎么缓解冷气氛,对方已经进了接待大厅。

    池非迟进门后,径直走向大厅的柜台。

    “您好……”

    柜台后,中年男人抬头微笑,看着朝自己这边走来的池非迟,笑容僵了一僵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穿上棉服的季节里,眼前的年轻男人只是穿了一件黑衬衫和一件灰蓝色薄款风衣,长裤看上去也不算厚实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是很奇怪,对方可能刚从车里下来,也可能比较扛冷,只是他近期看多了裹得严实的人,偶尔看看一个这样的人,会觉得比较精神。

    只是年轻男人身上衣服色调太过沉郁,衬得肤色有些苍白,神情又冷淡,让俊朗的脸都透着一丝戾气,反正怎么看都跟‘好相处’扯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再加上身量高,一步步朝他走过来,就像……来找麻烦的危险人物……

    “你好,我想要一份北泽村的地图和一份旅行指南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到了柜台前,直接说明了自己的需求,发现对面的工作人员盯着自己走神,出声确认,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问题,”中年男人回神,想想对方也算客气,反倒是自己妄自揣测很失礼,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从抽屉里翻出地图和旅行手册,放到柜台上,顺便跟池非迟搭话,“您是来旅行的吗?”

    池非迟拿起地图和旅行指南,把叠在上面的旅行指南翻开,垂眸粗略看着上面的照片和介绍,“我听朋友说,这里的冰雪节很热闹,就过来看看,可是来得太匆忙,还没有提前做好出行计划,连住宿地都没有预订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旅客,听池非迟语气平静,也没有太意外,反而让自己适应了池非迟的性格,再一听池非迟这么说,想想也还是年轻人心性,只是眼前的年轻人性子比较冷而已,当即又笑了起来,“来这里的旅客,一般都会住在北泽山庄,那里的房间不少,以目前的客流量来说,大概还会剩下一半的空房间吧,就算没有提前预订也没关系,可以现在过去办理入住,对了,您是一个人过来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可能会晚一些,”池非迟翻着手册,猜测着柯南那群人应该也会来,而且快来了,“村子里有什么不能去的地方,或者需要注意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些事,”中年男人一看池非迟还细心地问起禁忌,笑得更加真诚,还开起了玩笑,“这里的村民都很热情好客,只要不是随便闯进别人家里的浴室,我想大家都不会介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门口和池非迟短暂碰到的女人到了柜台前,发现中年男人在跟池非迟说话,抬眼看了看池非迟手里的册子。

    是旅客啊……

    “冬美,你来了啊,”中年男人笑着跟女人打了招呼,“新到的药品已经送到这里来了,我这里有旅客需要接待,请你稍微等一下,我一会儿帮你搬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了,”女人回以微笑,“我这里不忙,等一会儿也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又继续跟池非迟说起了话,“至于需要注意的事,那就是希望旅客们在开心玩闹的时候注意安全,我们这里的冰雪节,主要开展活动的地方是广场和滑雪场,广场上有雪雕展览,旅客也可以自己动手做雪雕,滑雪场提供滑雪服务,哦,对了,这里的滑雪场有两个,在村子另一边,建在一起,但是其中一个因为发生过雪崩,已经废弃了,到了那里会有围栏和提示,不要越过围栏就没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站在一旁等着,心里佩服起中年男人来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们村公所里的工作人员,热情友善,跟看起来性格孤僻古怪的旅客都能聊得这么投入。

    7017k

    
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