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洪炉之主 > 第230章 撤榜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
    「灵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就可以视人命如草芥了吗!那舅舅与那些恶徒有何区别!」蔺川声音有些哽咽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蔺惜春。

    「呵呵……」蔺惜春气极反笑,长身而起走向蔺川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你长大了,什么事情都该看懂了,结果还是个只分善恶的稚子,枉我处心积虑地为你付出那么多,结果到头来却要被你指责!真是我的好外甥啊!」

    蔺川看着一瘸一拐走向自己的至亲之人,他实在不忍心再去诛他的心,或许人一旦有了权力便只论得失,眼中再无正义可言。

    二人将视线挪开,各自瞥向一边,都在努力克制情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国雨梨宫。

    春澜殿上,殷涣垂首而立。

    殿内除了殷涣之外,还有一人高坐在朱雀王座。

    「大王今日不该赏赐于臣,为大王分忧实乃微臣份内之事,如今国库空虚,当省为应急之用。」

    「莫非爱卿看不上孤的赏赐?还是近来收获颇丰?竟然可怜起孤来!」申屠修话语虽然尖锐,但面上却是带着三分笑意。

    殷涣却不以为然,身子躬得额冠几欲触地,阴柔的声音微微发颤:「老臣岂敢,只是觉得受之有愧,不曾想惹得大王不快,老臣甘愿受罚。」

    「念你初犯就不与你计较了,倘若再有下次…哈哈哈哈……殷相当真不识逗!哈哈哈哈……」申屠修阴翳的表情突然放晴,笑得眼角都湿润了。

    殷涣缓缓抬起头,跟着干笑两声,雾气之后的脸上却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「咳咳,你打探洪炉有功自然该赏,只是这洪炉尚需三年方能完全熄灭,看来咱们要从长计议了……」申屠修捋了捋胡须。

    殷涣闻言长出一口气,擦了擦额上的冷汗,与南皇聊了近一个时辰,正欲离开之时,突然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「今日未见到步内侍,可是身体有恙?」殷涣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南皇表情微微一怔,继而笑道:「殷相怎么关心起他来了,他却是染了寒疾,孤许他休养三日,凡人之躯却是麻烦至极!」

    「原来如此,步内侍平日里常伴大王左右,今日没有见到当属好奇。」殷涣眼珠子乱转,继而躬身退出殿外。

    还未转身,就听到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「殷相唤步庸何事?咳咳!」

    人随声至,就见步庸一边咳嗽一面走向殷涣。

    殷涣上下打量一番,步庸除了面色苍白,眼有血丝之外,身体倒是完整,顿时消了心中疑虑。

    「步内侍带病伺候大王,着实令本相佩服,还望步内侍在大王面前多多为本相美言。」

    回到相府,殷涣便去了练功房,南皇的话一直在他耳边萦绕。

    「近来收获颇丰!」

    「念你是初犯,若再有下次……」

    殷涣是个聪明人,自然听得懂南皇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申屠修应该是知道了大皇子遇刺之事,看来他想保大皇子的性命,凛冬若再行刺杀之举,申屠修肯定不会饶过他。

    若是在几日前,殷涣可能并不像如今这般忌惮南皇。

    胡铎刚离开南国,胡府便遭遇强人入府行凶,三位天灵境护院死伤殆尽,若非婳国师与他及时赶到,单指望那位土埋半截的胡老家主,胡府上下估计得死绝了。

    南皇听闻此事立马封锁上邽城,亲自坐镇指挥捉拿歹人,只是折腾了一夜也未能寻到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诡异到令人发指,在殷涣与婳婵的援手下,胡老家主拼了老命使出成名杀招,一刀将那歹人劈作两半。

    殷涣本以为那人必死,正准备收其魂魄,不料那人竟然没死

    ,上半身与下半身分做两路逃窜。

    殷涣与婳婵各追一半,殷涣追到雨梨宫附近,那半具身体却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殷涣当时就怀疑那半具身体去了雨梨宫,只是他没有作声,只说那半具身体凭空消失,应该是一种幻术。

    金丝轮回珠捆绑着另外半具身体,身体在金光缭绕的梵文之中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胡铎都快到了西泠渡口,收了灵雁传书之后立马调转船头,一路风驰电掣,昨夜便已回到上邽,甚至都没有去拜见南皇,回府后就开始审讯家丁护院,次日方才去上早朝。

    南皇甚至在早朝之上安抚起胡铎,胡铎却是在强忍着怒火,在这上邽城中敢动他胡氏之人,怕是只有高高在上的那位。

    胡铎借故离去之时,殷涣好似在申屠修眼中察觉到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殷涣不禁打了哆嗦,帝王之心难测,还是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殷涣将细雪唤来,一袭黑裙的细雪矗立着自己身旁,殷涣深深吸了一口气,吩咐道:「将蔺川之名撤出凛冬榜单,并将酬金还给雇主。」

    细雪闻言一愣,她第一次听到这种吩咐,凛冬的榜单竟还可以撤销,更何况这雇主还是宫里那位贵人。

    「听到没有!」

    见殷涣有些不悦,细雪当即回应到:「听到了师父,细雪这就去办!」

    「等等!那位若是问起来,就说凛冬为此得罪了醉月楼,已经为此付出惨痛代价,想要再行刺杀之举已行不通。她若是不解,你就说以后再有蔺川的消息依旧可以告知于她。」

    殷涣说罢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泠渡市坊。

    酒肆内多了一位身着黄色斗篷之人,此人正咀嚼着一根鸡爪,口中啧啧有声,吃相颇为难看。

    「石堂主,可要喝点吞炭子?」易小淳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石岩「噗噗噗」吐出数块鸡骨头:「你这有没有人能喝的酒?」

    易小淳愕然摇头,他身为凛冬暗子,却只是负责接待凛冬刺客,传达一些机密信息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「难怪生意这般冷清!你这什么炭子一日能卖出去一壶吗?」石岩丝毫不顾及易小淳的感受。

    易小淳双拳紧握,咬牙看着这个信任堂主:「我刚刚就卖出一壶!」

    石岩舔了舔嘴角,笑道:「哦?还有这等奇事!那人该有多绝望才会来此喝酒,快与本堂主聊聊。」

    易小淳感觉脑瓜子嗡嗡的,若不是忽然看到有灵雁飞入酒肆,他恐怕要被石岩气晕过去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