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> 第126章:争议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
    就在当天晚上,王珂只是让谷茂林负责,带了几名战士到干爹董偏方家帮助整理了一下小院,而他却被丁指导员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,连队的任务也基本完成。根据团里的计划,在这个周日就要撤出南邵村,回到营房稍作整理,立刻外出参加野外驻训。

    而团里对这一次抗洪抢险救灾中,表现突出的连队和官兵要作一次总结与奖励。根据司令部孙参谋的专题汇报,以及炮兵股胡志军参谋的现场核实,团里给炮兵连指示,要好好地把侦察班树立成典型,在全团重点表彰。团政治处已经把侦察班材料上报给师里,拟报请集体三等功。另外还建议连队给王珂和谷茂林报请个人三等功,其中王珂外加“军旗前照像”。

    连队很不解,王珂实际上二等功都够,何况全班集体三等功,班长应该是二等功呀,怎么来了一个“军旗前照相”?

    只有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官兵才知道,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部队曾经实行了很短暂的“军旗前照像”,这是一个比三等功还高的荣誉,只实行了两年。而且王珂这小子,已经连续立过两个二等功,再立一个实在说不过去,上上下下对此都有一点小想法。所以政治处的纪主任提出,干脆三等功再加一个“军旗前照像”,把他的相片挂在团的橱窗里。

    所以,连队在返回营房前,由丁指导员找王珂谈一次话,委婉地把团里这个建议告诉了王珂,希望他能正确的对待。

    “指导员,能不能不要考虑我,谷茂林立三等功,我非常赞同,我觉得他应该立二等功,如果不是他冒死报信,营房和弹药库,还有下游那么多的村长损失不可估量。还有我们班,比如地瓜梁小龙,立三等功也够,从洪水抢粮、抢药他都冲在前,如果当时我们稍一犹豫,全村能不能撑下去,都是问题,还有牛锁柱、宋睿……”

    “侦察班长,不要说,我知道你们班个个都非常了不起。”丁指导员打断了王珂的话,他说:“组织上都有考虑,除了集体三等功,其他同志还有一次团嘉奖,现在我只谈你的奖励,有什么想法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珂脸憋得通红,他迟疑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来:“指导员,我可以向组织说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,我找你谈话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要立功,要入党可以吗?”王珂鼓起勇气地说出自己心中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丁指导员一时语塞,过了一会,他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你这个侦察班长哪都好,就是一根筋。格局还不大,站得不够高,看的还不远。你还真的不理解我和连长的心。”

    王珂很难过,心想我就是想让我提干嘛。如果我的格局不大、站得不高、看得不远,上一次我就完全可以答应团卫生队的李队长,上学提干当司药去了。

    也许看出了王珂心里的挣扎,丁指导员又说:“这事啊,我和连长为你当家作主。按团里的意见办。关于入党的问题,连队有连队的考虑。人家都说响鼓不用重锤敲,看来你还真的需要再摔打摔打,延长对你的考验期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天黑,在野外,王珂一定能看到丁指导员是动了真怒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要学会保持沉默,保持顺从。示弱的人不一定是弱者,任性的人内心往往都是缺少自信

    “指导员我错了,我真诚地向你道歉,我一定听从你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心里没有真正地想通吧?!”

    虽然王珂没有再说什么,但阴影在两人的心里还是快速弥散,谈话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回到住的地方不久,无线班长黄忠河就来了。他一见王珂就问:“指导员找你了?”

    王珂无精打采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和你说起立功受奖和入党的事情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知道他和连长咋想的?我把你的入党申请书,和我们党小组半年入党对象的推荐的意见向他汇报,挨了他一顿批。另外我知道一排二排党小组的推荐,也都有你。结果他竟然让我们拿回来重新研究,推荐燕焦排长。”

    “连队可能有对我的长期培养计划吧。”王珂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“侦察班长,你好好地想一想,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他没有?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副连长鲁泽然推门走了进来,一看无线班长黄忠河也在。也就不避讳了。

    “侦察班长,你怎么搞的?把指导员气得那么狠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哇!我只是和他说,不要立功要入党。他就批我格局不大、站得不高、看得不远。”王珂悻悻地解释。

    “就这几句话?”副连长鲁泽然追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侦察班长,关于你入党的这个问题。今天呢,我也犯点自由主义。在我们连队干部中就有很大的争议。其实胡志军早就告诉我,卫生队长想调你过去当司药。你放弃了,一心扎根连队。这次抗洪抢险,全团找不出第二个你,也找不出第二个侦察班。左卫兵想不通、胡志军想不通,连老子也有些想不通了,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副连长你别说了,我心里很难受。”王珂此时听到副连长的话,心中的委屈一下爆发,他扭过身子,眼泪再也绷不住了,“扑簌簌”地就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男儿有泪不轻弹,我再找一下连长。你王珂不能入党,我们连队还有谁能入党?”

    “副连长谢谢你,你不能为我的事再去找。那会影响连首长的团结,我自己来处理好不好?”王珂真的不想让这件事再继续扩大,他又想起了老排长胡志军的话,忍为高,忍为高,忍字心头一把刀。

    既然丁指导员把话说得很明白,如果自己再想不开,他真的有可能继续延长对自己的考验期。而且真的闹起来,不仅大胡子田连长和丁指导员对自己产生看法,恐怕排长燕焦也会产生误会,认为自己在与他争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能过了这一关?”副连长鲁泽然过来,他拍拍王珂的肩膀。他对王珂的感情不亚于无线班长黄忠河,不亚于老排长胡志军。

    “我们班集体三等功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?能过!”王珂此时心情快速平复,尽管这是无可奈何的过,但只要走对了方向,目标就在,希望就在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!你能立个功也好,第五次立功了吧?”

    “报告副连长,是的,不过现在还是四次。”

    副连长鲁泽然和无线班长黄忠河离开以后,王珂收拾收拾,准备去干爹董偏方的家。现在他的心情好多了。侦察班集体三等功,这在炮兵连的历史上是第一次。但最让他高兴的是谷茂林的个人三等功,可能这小子自己还不知道。回想起他,把谷茂林从机枪连调到炮兵连自己的身边。老排长胡志军下了大功夫,总算挽救了一个“失足少年”,他正慢慢地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战士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”,门又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谁?请进。”

    “侦察班长你在啊?”门被推开,排长燕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排长燕焦来找他,王珂有些出乎意外,赶紧的招呼。“排长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我想找你拉拉呱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排长,我也想找你汇报一下工作。”

    王珂把排长燕焦让到屋里,搬过来一张方凳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想托你一件事,看看你能不能帮帮忙?”

    排长燕焦这么一说,王珂以为是他入党的事,刚刚无线班长黄忠河才说过,这是丁指导员的“圣旨”,单凭燕焦排长的群众基础,恐怕会有些麻烦。但如果让自己来帮这个忙恐怕也不合适,我王珂还是一个大老非呢!

    “你说,排长,我能帮忙的尽量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就是那个叶偏偏,她老是对我爱搭不理的,吃了好几回闭门羹。还有那个温教授,一看见我就像见到仇人似的。侦察班长你给我帮个忙呗,你要是给我撮合成了,喜糖是少不了的,我还得重重的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王珂一听,这都哪对哪?感情排长燕焦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叶偏偏根本没瞧上他。王珂明白,这叶偏偏现在迷怔呢,而温教授纯粹也是在护我王珂呢。

    这件事还真不好办,事情又不能挑明。王珂虽然一百个不愿意谈朋友,并不是叶偏偏不够优秀,而是他发现自己不配,连个党员都不是。

    行百里者半九十,现在也不合适找什么女朋友,刚刚才21岁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这燕焦排长也有问题,他真有点配不上叶偏偏,怎么办?继续糊弄他还是把话挑明?

    “排长,这个,恐怕我也有问题。她回津门大学去了,她还来不来南邵村我都不知道,而且我们明后天也就搬到离这十多公里的苹果园去了。你不是有她的联系方式吗,写信!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    “啊!你们也见不上面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么长一段时间,你们进展怎么样?你也不向我汇报,有问题了,才来找我。”王珂故意调侃排长燕焦。

    “唉!真是一言难尽,这丫头太有个性了,实在难以驾驭。”燕焦排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,我倒是挺喜欢这种个性,越是得来不易的东西越好,不是吗?带刺的玫瑰啊!”

    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。排长,振作起来,你条件这么好,一定会打动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心,海底针。看来我得单刀直入,一招制敌。”燕焦说。

    “排长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你可不能乱来哦。”

    排长燕焦瞪了王珂一眼,甩手出门,走了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