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扼元 > 第一百七十一章 烈火(下)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
    徐汝贤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他急忙探手下压,示意那仆役放缓脚步,自家又继续解释了几句掖县的局势,这才缓步过去,转往厢房听那仆役禀报。

    徐汝贤有个堪称心腹的助手,便是先前那潜至海仓镇外探看,撞见奥屯忠孝被杀死的书生,名唤张汝辑的。

    此时徐汝贤身处的院落,便是张汝辑在掖县的宅地。

    当即张汝辑顶替了徐汝贤的位置,继续讲述。

    徐汝贤在莱州经营了那么久,这掖县城内明里暗里与他有关联的人,着实不少。但那些人,用于摇旗呐喊则可,用于刀锋溅血,却靠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徐汝贤才专门带来这两百名好手。这两百人,半数是徐汝贤的直属部下,还有半数,也都是从山东各路豪强麾下抽调出的刀客。他们人人都有武艺,多一半都见过血,杀过人,尤其擅长在城池中白刃相交的搏斗,乃是用以一举夺城的主力。

    但众人毕竟临时纠合,计划虽经几次说明,总还有需要微调的地方。张汝辑是个精干之人,一边讲述,一边为众人分派任务。或去夺占城中武库、城门等要害处,或去官员宅邸控制家眷,或去几处重要的官邸弹压,安排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待到他一口气讲完,有人跃跃欲试,舞刀弄枪,有人问道:“张先生,咱们何时动手?”

    张汝辑眼神一闪,笑道:“不急,已经到了城里,就好好休息,养足气力。待到发动之时,才如雷霆万钧。”

    众人俱都赞同,于是又有仆役领路,将他们带往不同的院落。

    张汝辑送到院门外,兜转回来,见厅堂已然空荡荡,而徐汝贤孤零零一个人,站在厢房门口听着发愣。

    张汝辑耐心等了一会儿,待众人全都离开,才上前问道:“兄长,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汝贤手扶门扉,好似站立不稳:“陈虎店丢了,高羊哥等数人皆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汝缉吃了一惊:“郭宁发兵往掖县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哪一路好汉发动兵马,把郭宁之兵阻住了?”

    张汝辑大声问了句,随即自家摇头。他是在海仓镇亲眼见过郭宁所部的,所以回到曲台方向以后,才力陈不该得罪郭宁。以他的见识,实在想象不到哪路豪强有这么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果然徐汝贤苦笑两声:“他们没有往掖县来……却更麻烦!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那郭宁派出了三路人马。一路沿海,经陈虎店,往纯化、博昌,至西由镇,往招远县去;另一路向南,经胶水,移风镇,去往即墨一带;还有一路,已经平了青柳寨,直往阳乐、曲台方向去了!而且,三路兵马行军沿途,盯着我们聚集兵马的所在猛打!”

    “这是冲着我们来的,是要断我们的根基!”张汝辑大吃一惊:“莱州各地的据点都丢,我们拿一个掖县城有什么用?兄长,不要再想夺城了!咱们赶紧奔回曲台,收拾细软,带着家人亲眷跑吧!”

    徐汝贤垂首思忖许久。

    “我去安排车马?”张汝辑试探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徐汝贤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格格地咬了咬牙,挺起腰杆,握紧双拳:“我在莱州经营二十年了!眼看着将要大举,结果反倒被一个外来人所趁?哪有这样的道理?嘿,就算去往莒州,怎么向杨元帅交待?”

    他的面庞上,先前的慌乱神色消褪,留下几分执拗,几分亢奋:“不必走,等一等,还有机会!我们能赢!”

    “哪有机会?”张汝辑顿足:“兄长,你是没见到郭宁所部出操号令的情形……那真是百战精兵,不可力敌!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他们就只有几千人啊!”徐汝贤大嚷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用力扯着张汝辑的手臂,将他带回厅堂里,又翻出了莱州的舆图,拍打着道:“去年、前年,都是大旱,今年的扩粟、征发,更如扒皮抽筋!莱州内外的局面,你不懂吗?只要登高一呼,各地百姓必然俱反!你看清楚,这里,这里,这里,这里!三天之内,我就能聚集起三万人!甚至五万!到时候再催动登州、宁海州那边的同道,能有十万人!那郭宁再厉害,能拿得下十万人吗?”

    张汝辑张了张嘴,待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徐汝贤继续道:“这会儿郭宁所部拿下了陈虎店、当利镇、青柳镇,很是凶猛。但他们的三路人马,不会全无折损,也必然疲惫。纯化镇、胶水县,还有阳乐城那里,地方豪杰都有了准备,兵力也已扩充,那三地的首领,侯通海、沙通天和梁子翁,分别都能聚集起三五千人,我已经派人紧急传令,让他们全力拖住郭宁所部,不容有失!”

    “就算各地暂时拖住了郭宁所部,我们在掖县又能做什么?没了外围兵力的支援,咱们不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汝贤再次打断张汝辑的言语:“怎么就没有外围兵力的支援了?那三处兵马不动,我们在西由镇和莱阳、招远两县,还能带出上万人,只不过行军慢些,明日抵达罢了!我们定能拿下掖县!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厉声道:“再说了,完颜撒剌那边,也会有所动作,定能压住郭宁,逼他去往益都!”

    咱们可是正经的反贼啊。想要造反,却指望着朝廷的山东统军司,是不是有点不合体统?张汝辑张了张嘴,最终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微微俯首,待徐汝贤平静下来,才问道:“那么,我们照旧准备?”

    “外头的军情,莫要泄露出去,掖县城里……”徐汝贤咬了咬牙:“照旧准备!”

    张汝辑作了一揖,退出厅堂。

    当日无事,次日清早,一名仆役来找张汝辑。

    张汝辑昨夜推演局势,心神不定,一直到东天泛白才睡着。结果刚睡熟,就被叫醒,他心里猛地咯噔一声,一边系着衣襟,一边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徐先生只说,请老爷立即去见。”

    张汝辑匆匆绕过两个院落,再度奔回到正厅。

    只见徐汝贤孤零零端坐堂上,面沉似水,左右一个从人也无。

    “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徐汝贤低声道:“纯化镇、胶水县和阳乐城也丢了。侯通海、沙通天和梁子翁三个,都死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郭宁的三路兵马马不停蹄,到昨天下午,已经拿下大规模的据点六个,小规模的庄园十四座,莱州地方上,那么多豪杰,那么多的好汉,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也太快了!”

    “一天!”徐汝贤苦笑一声:“梁子翁死的时候,天还没黑呢……脑袋被挂在杆子上,远近都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张汝辑低声骂了句,在厅堂上往来踱步。

    他忽然又问:“那郭宁所部,损失如何?”

    徐汝贤低声道:“据说,他们连续击破我方所属的村寨,形同摧枯拉朽,损失……极少。”

    张汝辑继续在堂上转圈。

    转了两圈,他再问道:“既然梁子翁他们几位,是昨天下午出的事,那怎么……这会儿才来禀报?”

    “郭宁所部拿下了纯化镇、胶水县和阳乐城以后,仍不停歇。他们继续进军,已然横扫过大半个莱州,我们的人,哪还能正常往来……就这几份情报,还是趁夜偷偷奔走,好不容易抵达掖县的,一刻之前就送到了我这里,倒也没耽搁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进军?”

    张汝辑的手都快抖起来:“那就是说……西由镇和莱阳、招远两县,也要糟了?那么,咱们的曲台城怎么办?咱们的妻子族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汝辑的嗓门越来越大,徐汝贤唯有默然。

    7017k

    
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w.com